原笔趣阁 > 穿越历史 > 大明有闲王 > 第一百五十二章 匠营年会

第一百五十二章 匠营年会(1 / 1)

等朱由崧到了仓库的时候,里面早已人头攒动,人山人海,被围得水泄不通了。

朱由崧见此暗暗咋舌,他本以为天寒地冻的,所以只叫人通知了匠营中匠户,预想着来的人估计也都是些大老爷们,不成想看现场这架势,家里面爷们来了,娘们来了,连小屁孩子都来了!

朱由崧望头兴叹,就凭自己这小身板儿,挤进去还不得成了面片子?

正当朱由崧愁眉苦脸的时候,站在朱由崧身后的胡天德一挥手,便有侍卫越众而出。

孙长志望着一个个后脑勺,暗道仓库中的匠人没有眼色,遂伸出胳膊往人群中一探,几个身材魁梧,身高手长的侍卫见状也往前一挤,围得密不透风的人墙便被硬生生得扩出一条小路!

有这样孔武有力的侍卫头开路,朱由崧自然顺利地找到了那条通向高台的小道。

朱由崧一踏上那条人群留出来的小路,这几个大嗓门的侍卫齐声高呼一声:“世子驾到!”

这一声通传犹如平地惊雷,乱糟糟的仓库登时鸦雀无声,时间仿佛定格了三秒,随后只见人群齐动,伏地三呼:“恭迎世子殿下!”

“恭迎世子殿下!”

“恭迎世子殿下!”

仓库中人山人海,事前又没有演练,离得近的已经跪在地上了恭迎了,远处的人还在抻着脖子望这边看,这样一来呼声自然不会整齐,但是正是因此,此处未平,那处又起,呼声显得连绵不绝。

朱由崧见此也是面色红润,犹如醉酒一般,这么多人同时给他请安,他还是第一次遇到!

在人们的恭迎声中,朱由崧走到了高台,他拿出一个上宽下窄的纸皮话筒,显得有些滑稽,高声道:“免礼平身!”

待到众人站了起来,朱由崧平复了下心情,笑眯眯地问道:“方才我从外边进来,外边天寒地冻,寒风彻骨,怎么样,大家伙儿,冷不冷啊?”

这话一问出,台下却是鸦雀无声,朱由崧却也不尴尬,又问了一遍。

“大家伙冷不冷啊!”

“不冷!”

......

“不冷!”

“不冷!”

这次倒是有了回应,只是人群中稀稀疏疏地响应了几声。

这时候匠营的几个部首,嚷嚷着大嗓门齐声说道:“天气虽冷,但是世子殿下在年前专程来看望咱们,匠营上上下下几千匠户的心里暖和!”

“大家伙说是不是啊?”

众人忙连声附和:“是!”

“大点声,晚上没吃饭呐都!”

“大家伙都冷不冷啊!”

“不冷!”

“冷不冷?”

不冷!”各部的匠人被他们的部头撺掇的嗷嗷叫,几千人爆发得呼喝,可谓声震霄汉!

朱由崧望着眼前一张张充满希冀的面容,面上露出微笑,复而大笑道:“哈哈哈,既然几位部首都说了小王是来看望大家伙的,我这个世子自然不能空着手来吧!”

“来人,把东西抬上来!”

朱由崧这边的话音刚落,胡天德连忙给了一个手势,只见一队队披甲执锐的侍卫,两人一组分别抬着个小箱子,进了仓库!

外面天寒地冻,但是这些侍卫却好似感觉不到一般,冷盔冷甲,但却步伐整齐,行进间威严肃穆,一副生人勿进的样貌。

披坚执锐,顶盔束甲的侍卫一进场,人群登时安静下来,眼睛盯着这些侍卫抬进来得木箱子,猜测着里面装得什么东西。

朱由崧也在打量着眼前的这些个侍卫,这些侍卫都是朱由检调给他的亲兵,分给他的总共也就只有不到百人,现在朱由崧见到这些军人的军容,也是有些震撼。

他心底里一直是有些小看明朝的军伍的,总觉得古代的老百姓只想着安生种地,谁没事想着打仗,直到来到了大明这么长的时间,他才逐渐明白,什么叫学得文武艺,卖与帝王家。

古人尚武,并不是一句空话,就他这半年多来接触的一些武官,还真的大部分嚷嚷着要打仗,好几个愣头青还找到自己的门路,想要让自己给朱由检进谏,想要外派辽东,给朝廷平了鞑子这些心腹大患!

朱由崧当时还有些兴趣,想要问问他们的计策,结果,没有!

听他们意思,好像只要让他们有仗打,把他们放到哪里都行,话里话外透露出一种“在京城不自在,规矩太多,就想着开疆拓土,收复失地!”

朱由崧接触的越多,越觉得不对劲,这什么玩意儿?怎么感觉大明的武官好像没有想象中那么贪生怕死啊?虽说这样也没什么,可是朱由崧总觉得好像***问题。

可思来想去,又想不出问题出在哪里,这好像跟朱由崧了解的历史不一样啊?

直到有次跟朱由检闲聊,朱由崧才回过味来。

儒家写的史书,春秋笔法,给人一种那完全就是一部“你有狼牙棒,我有天灵盖”的历史,好像历史上的中原王朝都是在被游牧民族欺负,其实呢,中原王朝这个只想着老实种地的民族,心里更是有对土地的渴望。

开疆拓土不是说着玩的,每一次的国界外延都伴着血与火,刀与剑!

而抬着箱子进来的这些个侍卫,都经历过血与火,刀与剑,生与死!

朱由崧看着眼前这些面容肃穆的侍卫,他听朱由检说这些都是边军中的精兵强将,是他特意从各路边军中选出来这些身世清白,军纪严明,头脑灵活的大头兵,想要拉到京城想要好好培养一番的。

毕竟朱由检想要练兵,除了兵源很重要之外,军中骨干和基层军官同样重要。这些大头兵就是朱由检新军的基础,由不得他不重视。

朱由崧也不再多想,回神见到前面的人已经到了朱由崧的高台这里,后面侍卫还排在仓库门口看不到人影。

而这些侍卫把箱子放到朱由检台下后,就分立两边,将他拱卫起来。

朱由崧笑道:“天色已晚,小王我也不再卖关子了!”

“皇上知道大家伙儿这些日子来又忙又累,为了给宫里赶工,这些天有的人更是通宵达旦,所以就派小王我来给大家送些东西!”

台下的人闻言俱是一愣,显然还没回过味来。

朱由崧也不等他们,只见他面色一暗,语气低沉道:“今年流年不利,咱们大明诸多地界天灾**,朝廷东奔西走赈灾,也很拮据,皇上早就吩咐户部给咱们匠营的犒赏不能落下,可是户部也没钱,当时户部尚书上奏说朝廷没钱啊,要不给咱们匠营的赏赐就免了吧,反正咱们要服役,哪有服役还给赏钱的道理?”

台下有些脑子转的快的已经听明白了上一句话,可是朱由崧说的户部尚书的话,让他们眼神一暗,紧接着看着台下的箱子有些疑惑。

恰在此时,朱由崧声情并茂道:“可是皇上一听,当时就火了!不过这也怨不得户部尚书,今天大明遭难多,朝廷处处用钱,没钱留给在咱们,灾民们吃了上顿没下顿,眼巴巴的等着咱们朝廷救苦救难呢,皇上也不好多说,但是有一点还是不一样的,咱们匠营不一样,虽然皇上现在宫里也很拮据,但还是勒紧裤腰带,要把咱们匠营的犒赏给发了,不能让忙了这么长时间的匠营流血流汗还流泪,不能让咱们赶工出力还寒了心!”

......

这个仓库虽然很大,但是也装不下匠营几千号人,很多人因为来得晚,只能在隔壁的仓库听着喧哗声干着急。

最新小说: 很肉的禁忌乱文 被塞玩具出门文 岳妇的奶水 自习课被后桌 性经历小说 新婚大yin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