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笔趣阁 > 穿越历史 > 大明有闲王 > 第一百五十一章 世子下厨

第一百五十一章 世子下厨(1 / 1)

就在匠营聊得热火朝天的时候,此刻朱由崧坐在李老汉的堂屋,刚用罢晚饭,正翘着二郎腿抽他的饭后一支烟,想起方才的事情却是有些忍俊不禁。

时间仓促加上条件有限,朱由崧原本计划吃的简单一些,便叫人吩咐匠营的厨子随便做两三道小菜,不要铺张,他是本意是就着热粥啃几个**了事。

结果一见那端菜上桌的厨子,朱由崧心里却没了底,便多嘴问了句:“这桌饭菜是你做的?”

菜做的简单,却明显用了心思,一道蒜苗炒**,蒜苗鲜嫩,长短如一,**大小均匀,红润有泽;一道孜然羊肉,切的薄如蝉翼,用料十足;一道皮蛋豆腐,摆盘也相当考究,还有一份热腾腾的羊汤,鲜香四溢,汤白如奶。

那厨子听到朱由崧问话,忙在在油哄哄的围裙上揩了揩手,满脸堆笑。

他方才得了吩咐,为了这桌子菜,那是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使出了浑身解数。此刻只见他点头哈腰的满面红光道:“正是小人做的,也不知道合不合殿下的胃口。”

朱由崧看着那厨子恭谨的态度,却是没了胃口,倒不是说他嫌弃桌上的这几道菜,仅用看的,这几盘菜颜色鲜亮、搭配恰当、摆盘讲究,色字站足,而菜又刚出锅,热气腾腾,香味也是若隐若现,站在一旁的李老汉的孙子盯着这几盘菜,已经偷偷咽了好几次口水了,自然也占了个香字,菜虽还未入口,但是眼前这几道菜仅看卖相,明显眼前这个做菜的厨子是花了大心思的。

菜没问题,是这个做菜的人有问题啊!

那厨子长长的没修剪的指甲,里面还藏满了黑乎乎的污垢,腰前油哄哄的围裙,黑了一片,入冬后天气严寒,这厨子好似还患了感冒,鼻涕流下来,毫无顾忌的用手背一擦,顺势再往围裙上一抹......

见到此处,朱由崧只觉得喉头有些发干,他见到了这种刺激的画面,对桌上色相俱全的菜肴,他还真的**这个好胃口了。

可是这粮食可不能浪费啊!

朱由崧可是念着“粒粒皆辛苦”长大的孩子,那是五讲四美二热爱的优秀青*,虽然沐浴在袁隆平老爷子的光环下,并**为吃饭发过愁,倒是常常为吃什么发愁,可是珍惜粮食这件事,朱由崧和朱由检这两兄弟却是如出一辙。

这都是百姓一滴滴汗水浇灌出来的粮食啊,怎么能浪费!

所以朱由崧转手把这桌菜送给了李家人,你没看到李老汉的孙子眼睛盯着桌子上的菜肴,口水就没停过吗?

这可怜的这孩子,遭了多少罪啊......

大厨的菜被送了人,可是朱由崧晚上还有活动,他又已经跑了一天了,着实有些饿了。而且现在天气天寒地冻的,在这冻彻骨的寒夜,如果不吃东西,虽然朱由崧身上的御寒装备很是齐备,依旧让他有些遭不住。

朱由崧只好让随从在匠营的伙房拿了几个鸡蛋、一块**和一些佐料过来,借用李老汉家里的灶台准备亲自下厨。

朱由崧熟练地生了火,让本想跟着他蹭饭的张世泽坐在灶前看火,然后把宽大的袖袍绑起来,刷锅热油切肉切葱磕蛋一气呵成,做的是有条不紊,而蹲在灶前正手足无措的张世泽心里却是翻起了惊涛骇浪,脑中一片空白。

直到朱由崧找了个重新洗刷干净的盘子把煎蛋和葱爆**从锅里面盛出来的时候,他脑袋还是蒙蒙的,好似一团浆糊。

倒是李家人**张世泽那般震惊,一来他们不了解大明真正的贵族的奢靡生活,就像猜想皇帝拿着金锄头刨地的农夫一样,二来家中遭遇巨变,他们也没其他的心思来管朱由崧亲自下厨这件事,只是觉得有些愧疚,殿下来了他们家,竟然不能好好招待一番。

李老汉不会做饭,家里唯一一个会做饭的,就是他的儿媳妇,可惜现在也躺在病床上,下午的时候醒了一下,就又睡过去了。

等到朱由崧把菜做完了,看了张世泽一眼笑道:“张兄,你也别麻烦匠营的厨子了,坐下来一起吃吧!老李,你带着孩子也坐下来一起吃吧!”

李老汉自然不会上桌,连连推辞,朱由崧也不好强迫,倒是心里有些明白过来,他的身份不同一般,就算他表现再**架子,有时候规矩这个东西,还是深深地刻在了人们的心里,不是一时间可以打破的。所以他也不再强求,只想着先抓紧填饱肚子,给李家人把饭桌给让出来。

张世泽机械般的坐下,看着不停扒饭的朱由崧,心里不停地反问:“眼前这人确实是大明皇朝的一个亲王世子?听说他在京**则鲜衣怒马,仆从如云,入则锦衣玉食,玉盘珍羞。这样一个天潢贵胄,到底怎样才能和一个蹲在地上扒拉蒜皮的形象联系在一起?这样一个皇家世子,到底怎样才能和一个潇洒的单手磕蛋好似深谙此道的人联系到一起?”

张世泽坐在桌旁,也不相让,直接拿起筷子夹了一块煎蛋放到口中,心中暗道:“这煎蛋色泽清亮,只加了油盐,竟然做得滑嫩而不焦!”遂又夹了一块切的薄薄的**,“这**竟然做得肉香四溢!”

朱由崧看到张世泽木木样子,心中也有一些猜想,不过他才懒得解释,就算他现在的行径再怪异,再跟以前的生活轨迹对不上号,也用不着担心,就算真的有人**他为何从前从未下厨,今日竟会做饭这种事情,他和朱由检也早就准备好了说辞,说不定用不了不多他们还要找个机会,主动把一些事情说出来,只不过要换个说话,比如仙人传道,一梦千*?

朱由崧待会儿还要去仓库给匠营的匠人们开会,顾不上管张世泽这个国公府的嫡孙,遂说道:“随便吃些,待会儿还有事!”说完不管其他,埋头苦吃。

......

朱由崧把一根烟抽完,站起身来,抻了个懒腰道:“走吧,我们去开会!”

最新小说: 很肉的禁忌乱文 被塞玩具出门文 岳妇的奶水 自习课被后桌 性经历小说 新婚大yin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