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笔趣阁 > 穿越历史 > 大明有闲王 > 第一百四十九章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

第一百四十九章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1 / 1)

程威一条腿被打断,那是*念俱灰,眼含热泪。如此就算晚上有人来救他,他也行动不便,自然也翻不出什么风浪,到时候不能夺**行,靠躺在马车上跑路吗?

在这个时节坐马车**,无疑是往骑兵长枪口上撞啊!

王玖甩了甩有些发麻的虎口,依然不依不饶道:“好硬的骨头!看来不让你见识见识厂卫的手段,你不知道什么叫死到临头!”

“来人,给我大邢伺候!我倒要知道知道,这厮为何如此胆大包天!”

程威痛得冷汗直流,闻言更是心中大骇!厂卫的手段他没见过,却是听过,人不死也要脱层皮!那匪夷所思的刑罚,他哪里受得住?到时候,就算有人把他救出去了,他也*难活命!

“大人,饶命啊!小的不知得罪了大人,但求放过小人,小人来生做牛做马也要偿还大人的恩情啊!”程威一听还要受刑,即刻求饶,真要让他在厂卫手里走上一遭,估计他能把祖宗十八代都能交代出来!

“晚了!现在求饶,罪加一等!来呀,不让他尝遍咱们东厂的手段,绝不能让他见了阎王!”

“大人,饶命啊,大人......”

程威心中惊恐,他千算*算,自以为自己的这次行动**什么纰漏之处,却**没算到王玖如此小肚鸡肠,锱铢必较,有仇必报!

其实他最**算到的是李文昌的身份,李文昌虽然是个普通匠人,但是人家正在给文武百官赶制*货,当初那个巨形打火机就是在他手里完工的,还又见过皇上和世子,是咱们王公公眼里的红人!要是李文昌**兼着这份差事,说不得还真就让他得手了。

......

朱由崧出了门来,有些郁结,他自然不相信李文昌会偷盗京营军资,当初他和朱由检第一次来京营见到的那个憨厚大汉,着实给他留下了不错的印象。

但是那个程威言之凿凿,想必其中定是会有些隐情,朱由崧只是对这个程威想要隐藏的东西感兴趣,只是不论结果如何,待查明之后自会给众人一个交代。程威擅用私刑,必是难逃其咎!

朱由崧冷哼一声,健步如飞到了匠营,此时王玖才气喘吁吁地赶了过来。

朱由崧见到王玖,忙道:“快,带我去李文昌住处!”

王玖应了一声,忙去前头带路。

京营中原本**匠营的编制,所以匠营中匠人的住处都是新起的茅屋,夯土作墙,上覆茅草,连个像样的门窗都**。

王玖在建筑群中七扭八拐,待朱由崧快要绕晕了时候,王玖停下了步子,恭敬道:“世子爷,前面那间挂着蓝白门帘的就是!”

朱由崧一路行来,心中暗悔,这工匠们的居住之所如此简陋,之前自己和朱由检竟全未察觉,朱由检甚难出宫,还有情可缘,自己倒是来了几次,可每次来匠营都是来拿新玩意儿,竟忽略了关心这些工匠们的衣食住行!

“脱离群众了啊!”朱由崧暗叹一声。

一个人吃不饱,穿不暖,住不好,但有一条,这人怎能安心劳作?

“这是李文昌的住所?”

朱由崧有些迟疑,李家出了这么大的事,预料中的妇泣婴啼,哭声震天并**出现。他记得李老汉是匠营铁部的部头,手底下管了不少人,只是此时屋中虽不时传来些响动,却是**出现众客盈门的景象,若不是门外站着抬李文昌出来的几名侍卫,朱由崧都要怀疑走错了地方。

“是了,奴才来过好几次,绝不会认错。”

朱由崧随手招过来一个小黄门,对他交代了几句,这人是宫里派出来的,匠营这次发生的事情,回头事无巨细都是要禀明皇上的。

这小黄门听了朱由崧的话,有些迟疑,朱由崧说道:“你就如此跟皇上回话,我就在此处等他把东西送来!”

那小黄门也知道眼前这个世子跟皇上的关系非常,闻言也不再迟疑,转身快步离去。

朱由崧平复了一下心情,道:“上前叫门!”

王玖现在对朱由崧是唯命是从,闻言即刻上前,他来过李文昌家中几次,轻车熟路,他知道李文昌家无门可叩,全凭门口挂的那个脏兮兮的门帘充当门扉,遂站在院中直接喊了起来。

“老李,老李!你儿子伤势如何,世子殿下前来探望了!”

屋中传来几声低语,门帘掀开,李老汉有些佝偻的身子出现了。他一手掀着门帘,一手还拿着好些破布,方才好似哭过,眼睛通红,待见到了王玖和朱由崧,急忙迎了出来,还未走几步,身子一躬到底就要拜下道:“多谢世子殿下,多谢王公公!”

朱由崧哪肯让他拜下,赶忙上前将他扶起,说道:“我去迟一步,让大头受苦了!他伤势如何了,可有人来医治?”

李老汉双目含泪道:“来了,来了。”

朱由崧点了点头道:“走,我们去看看。”

李老汉自无不允,王玖却是有眼色的紧,赶忙上前把门帘掀开,朱由崧一进门,便见到躺在东边炕上的李文昌。一个匠营的大夫正在用剪刀剪掉附着在他伤口上的衣服。

那大夫看到朱由崧前来急忙要给他见礼,朱由崧挥了挥手止住了。

“伤势怎么样?”

那大夫早就听到了王玖的话,知道眼前是世子当面,他以前哪里见过这么大的官,遂大气也不敢喘,小心翼翼地道:“李文昌伤势太重,不过好在都是外伤,未伤及内腑,但是小人也说不准,只能把他的创口清理一遍,之后他是死是活,要看他的造化了。”

李老汉听完又在偷偷摸泪,朱由崧见状忙安慰道:“皇上接到传讯就派我赶来,方才我已向宫中奏明,皇上也牵挂你等,定会派御医前来为大头医治。”

一旁的张世泽闻言眼睛都快突出来了,皇上遣御医问诊,那是朝廷重臣才有的待遇!眼前这个匠人是什么身份,竟然能让朱由崧这个亲王世子和皇上如此重视?

李老汉闻言却是热泪盈眶,身子一矮,“咚咚咚”三声,结结实实地朝着皇宫的方向磕了三个头,口中念道:“草民多谢皇上挂念!”

这三个头是李老汉给朱由检磕的,朱由崧也不好阻拦,待他磕完,朱由崧把他搀起,环顾四周,想要让老人坐下,却发现屋中只有东边盘了一道小炕,西边用门板支了一张小床,屋中别无它物。

只是西边那张床板一个妇人躺在上面,双目紧闭,脸色蜡黄,想来这应该是李文昌的妻子。

朱由崧皱眉道:“这是嫂嫂吗,为何没人给她医治?”

李老汉闻言连道不敢:“殿下折杀这妇人了,他正是小人儿媳,方才王先生已经给她瞧过了,说她是脾胆受惊,气郁于胸,我那孙儿已经去给她取药了。”

朱由崧点了点头,问道:“怎么不见匠营中其他人来此帮衬?”

李老汉忙道:“其他几部的部头来过,可是给京中各位大人赶制的*货,今天就发运,不然城门关了,明天怕有些事情来不及交接,老汉也不好因为自家事一直耽误他们。”

朱由崧叹了口气,又跟李老汉说了几句安慰的话,并嘱咐他有什么难处一定要开口,就告辞出来了。

紧接着,一道消息传遍匠营,福王世子前来慰问匠营工匠,晚上在匠营的大仓库开大会,发*货!

跟着朱由崧的张世泽心底里却是很不平静,他有些看不懂朱由崧这个亲王世子了,之前在京中一直听闻他骄奢淫逸,好逸恶劳,嚣张跋扈,目中无人......

这次朱由崧的所作所为却是让他有一种耳听为虚,眼见为实的感觉,如此亲民的世子当真如同传言中那般不堪吗?

最新小说: 杨家后宅(全) 小说很黄很刺激 唔啊粗啊用力 侯府珍珠丫鬟 朱竹清x你 军花好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