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笔趣阁 > 穿越历史 > 大明有闲王 > 第一百四十七章 原来如此

第一百四十七章 原来如此(1 / 1)

李文昌生的身材魁梧、五大三粗,身为匠户,常*跟他爹李老汉打铁,也是身体强壮。看他身上的伤势,若是换了旁人早就一命呜呼了,只是他身子骨虽好,受了这非人的摧残,此刻也是躺在地上,双唇发紫,气若游丝。程威只是中等身材,蓄了一副八字须,眼中不时放出些许寒光,坐在凳上耀武扬威,盯着四肢被紧缚住的李文昌,笑道:“怎样,认出爷爷了吗?”

李文昌听到程威的话,想要撑起身来,只是因为牵动了伤势,**成功,李文昌双目含恨,只听他缓缓道:“常威,你不得好死!”话虽出口,却因为伤势声如蚊蝇。

程威见到李文昌说话,却**听清,狞笑一声,把头附了过去,讥笑道:“孙子,你说什么?我怎么听不到?是不是想让爷爷我放了你?”

李文昌深吸口气道:“常威,你不得好死!”

程威呦呵一声,左右看看,然后指着自己的鼻子问道:“你在跟我说话呐?爷爷现在可不姓常了!您可要骂对了人!我不得好死?大锤,作为原来你的亲亲乡里,爷爷好心问你一下,你睁大你的狗眼瞧瞧,咱们两个现在是谁像狗一样趴在地上啊?怎样,后悔了吗?”

“后悔?”李文昌怒目而视,狠声道:“我只后悔当初**追上你这狗东西,当*你弑父杀母,戕害兄长,天理难容!当初我李大锤没看到便罢,既然看到你这个畜生行径,自不会让你这猪狗不如的东西逍遥在这世上!”

程威闻言站起身来,冷哼一声,道:“傻大个儿,看来你这身子骨倒是硬的很呐,挨了这么多鞭,还有力气骂爷爷!”说话间把手探到一旁的火盆,拿起一支烧红的烙铁,嘴里发出啧啧的声音,接着道:“只是不知道你那老爹受不受得住?”

李文昌闻言大怒,双目发红道:“狗东西,有什么事情冲我来!”

程威见李文昌发怒,冷笑一声道:“冲你来?老子哪有那闲工夫,冲你有什么意思,不过我倒是有点好奇,不知道你这傻大个儿使了什么手段,竟然把小翠弄到手了,当*老子对她那般好,她都不愿跟我,待了结了你啊,我倒要尝尝小翠的滋味!”

“王八蛋!啊——”李文昌刚要呵斥,却是发出一声哀嚎,程威已经紧紧地把烙铁烙在了李文昌身上,空气里瞬间弥漫出一股皮肉烧焦的味道!

“骂啊!怎么不骂了?”

程威咬牙道:“傻大个,其实我还真应该谢谢你,当初若不是你多管闲事,哪有我今日的飞黄腾达?”

原来程威与李文昌本是旧识,多*前这个程威还是李文昌的乡邻,只是当初程威不学好,他是家中幼子,自幼娇惯,家中无地可种,又不肯随父学艺,家里的情况也没钱送他上私塾,遂整日间无所事事,成了乡人口中游手好闲的溜子。程威虽不争气,但在乡间也只是偷鸡摸狗,小恶不断,可等他略长成一些,认识了一群狐朋狗友,接着染上酒瘾和赌瘾,就变成了另一个人。

每日不回家不说,回家也只是找父母要钱,他父母也是匠户,时*光景不好,有些积蓄也是打算给他们兄弟二人成家用的,眼看他**不成性,哪肯给他?

一日他又酒醉归家,朝父母要钱还债,他父母自是不给,发生口角间程威破口大骂,抄起家中的利斧杀害了父母,恰逢其兄归家,又砍伤其兄,搜罗了家中财物直接逃出门去。好巧不巧,事发经过被路过得李文昌撞到,李文昌自是不会放任不管,呼朋唤友,纠集乡邻,连连他追出八里地。

可惜的是,程威被讨债人追惯了,脚底功夫那是一点都不含糊,硬生生让他给逃了出去!

程威逃脱以后,却是陷入两难,村里已容不下他,城中也是不能去的,想要落草也不认识门路,只好一路向北。只是他没的路引,不能住客栈,又怕官路官差,只好遇破庙住破庙,遇山洞钻山洞。这一路虽然风餐露宿,但是竟然让他有惊无险的走到了辽东,又赶上边军招募流民修建工事,他谎称逃难,改名换姓,混了进去。

之后便是程威的逆袭之路了,时*天灾不断,白莲教众混到流民里面发展教徒,程威自然入伙。恰逢白莲教安插边军耳目,他就被上面的人运作一番,让他转投了军户,结果他沾了袁大都督的光,跟着边军接连打了宁远大捷和宁锦大捷两个大胜仗!他因战功被升了职,又一番溜须拍马、上下打点抱上了大腿,随着上官到了京城,对于一个以前的浪荡子来说,这翻经历也可谓是一番造化。

可是他虽有了重新做人的机会,却是没忘了之前的狼狈,有时候人的心理真是奇妙,当初他做了天理难容的事,却不心生愧疚,反而觉得导致这些事情的罪魁祸首是当初追他八里地的李文昌!

后面的事情就是巧合了,一日程威在营中偶然见到李文昌,又见到昔日村花小翠嫁作他人妇,之前他****,现如今虽换了身份,可又是白莲暗探,还有暴露风险,这程威哪肯放任?没说的了,前有八里之仇,后有“夺妻之恨”,今有暴露之危,新仇旧恨,一起算吧!

程威见李文昌不再回话,也失了再捉弄他的兴趣,方才营门传来消息,说是匠营留守前来寻人,他许了诸多好处才让人帮自己搪塞几句,现在一刀结果了李文昌,还真是有点便宜他了!

程威抄起桌上的尖刀,用手试了试刀尖的锋利程度,笑道:“想起小翠,爷爷心里就发烫,今天爷爷就大发慈悲,早早地送你上路!要知道爷爷为了买你这条命,可是花了足足五十两银子!”说着就要一刀攮进李文昌心窝!

此时,房门忽的“哐”的一声巨响!

“谁!”

程威听见响动,眉头高耸,怒上心头,待回头一看,只见一个一身锦衣的公子带着一票人闯了进来!

朱由崧凝神一看,心中大怒,此时还未待他吩咐,一旁的王玖喝道:“拿下!”

一旁的侍卫从朱由崧身后鱼贯而出,直奔程威而去!

最新小说: 很肉的禁忌乱文 被塞玩具出门文 岳妇的奶水 自习课被后桌 性经历小说 新婚大yin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