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笔趣阁 > 穿越历史 > 大明有闲王 > 第145章 将士回家过*了

第145章 将士回家过*了(1 / 1)

张维贤有些冷峻的眼神缓和下来,看了一眼笑容可掬的朱由崧,笑道:“世子既承皇命,老夫也不好推脱,这样,世泽啊!”

站在一旁的张世泽正在打量这个已经登门多次,自己却无缘得见的朱由崧,只觉得他丰神如玉、星眸朗目,若不是知道之前他在京城中的行径,非得让人误认为是一个翩翩佳公子。此时他听到祖父唤他,连忙应声道:“在!”

张维贤嗯了一声,说道:“世子既有差事,你便陪他走一趟吧,记得要多加用心,不可懈怠!”

张世泽忙应道:“是!”

张维贤复又转身对朱由崧介绍道:“殿下,世泽是我张家长孙,京营中的事物也是明晰的,有他在,放心施为,当可无虞。”

朱由崧本意是想托张维贤委派一个熟稔军中事务的副职偏将给他,好让他查办时不被下面的人所蒙蔽,这时候人家直接把嫡孙给派了出来,朱由崧哪还有什么不同意的,立马拱手称谢。至于说什么张家派人来怕是要见机给京营兜底,朱由崧才不在乎,只要你愿意兜,兜得住,他可不介意发上一笔,拿了钱不办事,这是原则!

这厢他们倒**磨蹭,几人寒暄了几句,朱由崧便带着张世泽出了英国公府,一队人直奔京营而去。

待一行人远去,站在门口相送的张之极疑惑道:“父亲,京营之中又没发生多大变故,何以派出世泽过去,父亲修书一封或者让老许跟世子走一趟,京营当中还有什么事情不能解决?”

张维贤盯着远处阴暗的天色说道:“京营中的这档事一千户便可解决,可是京营中的匠营却不是我可以染指的,你不知道皇上多么看重这个匠营,虽然其中的道理我看不明白,但是区区一个匠营中的工匠出了事情,便把这个能躺着就不站着的世子都给惊动出来,这件事的严重性可想而知。”

张之极自然明白其中关节,只是现在他们想要背后阴朱由崧一把,这厢自己儿子又跟朱由崧一同出去办差,会不会给别人传出什么**信号,说他们英国公府蛇鼠两端?

张维贤又说道:“咱们英国公府唯仰仗皇上鼻息,你晓得这个世子跟****的关系如何亲密,皇上如此重视这件事,咱们张家自然也要表明自己的态度。”

张之极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再说朱由崧一行人,众人御马而行,此时正值寒冬腊月,又恰逢小冰河时期,天寒地冻,是在不是出行的好天气,众人骑在马上面巾蒙面,抵御严寒,倒是一路无话。

众人一路疾驰到了营门口,朱由崧只觉得双膝冰凉刺骨,勒停马后,双手搓着膝盖,若要此时贸然下马,只怕要双腿打颤,站立不稳。

再说叫门这事哪能世子来做,队中自有人下了马去,跟守门的将士说明来者何人,倒**起什么波澜。

快过*了,京营守门的只有寥寥几个将士,毕竟京营里面有些勋贵子弟,此时早就回了家等着过*了,剩下的大多是从地方各处提拔上来的兵士。

朱由崧是来过京营的,毕竟他还挂着一个京营总思政名头,手下***宫里出来的太监,被分散打入各伍,整天给那些大头兵上政治课。

原来他还有饶有兴趣地去视察过工作,还以为这些个宫**来的公公在朱由检的熏陶之下能有什么高论,没成想这些个太监,天天在人耳边子念叨什么忠君爱国,升官发财,光宗耀祖,也就没了兴趣。在朱由崧心目中这种事情找这些太监来做,还不如汇集一些落魄的读书人来的有成效。

当初这个京营总思政,人们不知道是个什么官职,本来对朱由崧担任军中要职颇有微词,怕朱由崧趁机在军中发展自己的势力。后来才发现原来这个职位就是个太监头子,这个职位的职能还是整天对着人们念叨忠君的,这才没了话说。

当初的情形在朱由崧心中一闪而过,朱由崧的隐在面巾之后的嘴角弯了弯,对于匠营的位置,朱由崧倒是认得,遂带着众人直奔匠营。

刚到营门口,就看见一个人影窜了出来,后面跟着四五个工匠打扮的人,跑在前面的那人脚下一滑一个狗吃屎跌了出去,都不需人扶,爬起来速度不减一瘸一拐地又奔了过来。

朱由崧看见这情景微微一怔,迎了上去,才发现冲过来的人正是匠营的留守太监王玖,王公公这时候看见朱由崧,仿佛就像是看到了主心骨,隔着一丈远就“噗通”一声跪在地上,随后膝行向前,一把抱住了朱由崧的大腿,哭声震天道:“殿下可算是来了啊......”

朱由崧被王玖这阵势唬了一跳,忙把他拉了起来,问道:“王公公,这是怎么回事?皇上听闻匠营出了变故,特遣我来了,你这大哭小叫的是做什么?”

王玖一听朱由崧问话,又想跪下回话,朱由崧一把拉住他道:“不必多礼,先说要紧事!”

王玖一路狂奔,喘息不停,只听他断断续续道:“殿下,今日京营中的将官大多告病还家......京营将官程威调戏匠营大匠李文昌之妻,李文昌带人去跟程威理论,这程威在京营当中无人敢惹......却是被程威纠集人等打了个半死,只把他妻子刘氏抢了回来......自己却是落在程威手里,奴婢......奴婢前去要人,却是连程威的人都见不到,现在李文昌生死不知......”

朱由崧听了王玖颠三倒四的禀告,只听了个大概,只觉头大。什么叫京营当中的将官大多告病还家,一个小小的将官在这个京营当中竟然还无人敢惹?

朱由崧脚下不停,王玖也只好边走边说,待到朱由崧的眉头快要拧成一股绳的时候,站在一旁张世泽才上前来跟朱由崧介绍了一番事情的来龙去脉。

王公公说的京营的将官告病回家是怎么回事呢?

原来天子亲军二十六卫,有能量的贵人自然是把自家子弟往好了送,可是现在的天下,讲究的是大家族,讲究的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现在这*头可不是后世,生一个儿子能优着养,两个儿子将就养,三个儿子豁命养,现在只讲究多子多福,只怕人不够,不怕人多了,计划生育那是几百*之后的事情,所以如今这个*代,除非你家被诛了九族,谁都是一大家子人。

好去处给了家中嫡子,好去处没了,可是其他儿子呢,其他兄弟的儿子呢,其他亲戚的儿子呢?找个次一点的吧,来京营吧,三大营十多*人,有的是机会。再加上那些能量不够的,去不了天子亲军,来京营吧,反正好歹也算是个出身。

所以京营中的将士也有好些是京城的的二线勋贵子弟,他们来京营可不是为了征战沙场,为国杀敌,而是过来刷资历来的,在京营当中无风无浪地呆上几*,家里再拖个关系,不管是顺杆爬还是转头外放,也算有了个好出身。

既然人家家里就是京城的,这快过*了,人家又生了重病,回去京城寻访一下名医,将养一下病体,阖家团聚一下,也不算什么天怒人怨的大事吧?

所以说京营从根上已经有了糜烂的趋势,再加上天下虽不能说是承平日久,但是从*历老爷子之后,京营是一直在走下坡路的,现在的京营没打过仗,一直是武备松懈,惰于操练,营官贪残无能,只要能捞钱,也是你好我好大家好,朝廷为辽东的事情焦头烂额,也没功夫和闲心来管身边的京营,不闹事就行了。

虽然现在朱由检上台了,可是他又不是神仙,一口就能吃个大胖子。虽然前一阵子砍了那么多人头,抄了不少人家,这股新人新气象的风好似吹到了京营头上,随后又派了朱由崧这么一个政委过来,可也只是治标不治本。

朱由崧没钱没粮,也做不得事,发财,他没钱,升官,他没权,封妻荫子画大饼之类的,他说了也得有人听啊。所以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干脆眼不见心不烦,躲了个干净。

朱由检和朱由崧二人现在也只是想先稳住京营人心,所以并**给京营大换血,这事只有朝堂上的事情告一段落之后,他们才能放手施为。

最新小说: 杨家后宅(全) 小说很黄很刺激 唔啊粗啊用力 侯府珍珠丫鬟 朱竹清x你 军花好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