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笔趣阁 > 穿越历史 > 大明有闲王 > 第144章 有事求你

第144章 有事求你(1 / 1)

张家三人闻言相视一眼,还真是说曹操曹操到,张维贤轻轻捋着修剪地十分整齐的胡须,心中无奈至极,莫非是福王世子听到了什么风声不成?想让自己改弦更张,他要如何说服我呢?难道以势压人?想借朝堂之势,逼我就范?当初魏忠贤权势滔天,我亦不惧他分毫,我堂堂英国公,还会怕他这个乳臭未干的福王世子?

张维贤冷哼一声,难不成还让自己帮他出谋划策?自己跟他有这么深的交情?

想到此处,张维贤心中一怔,双目圆睁,这厮该不会真的以为自己跟他的交情不错吧?

他实在是不想跟这个亲王世子扯上什么关系,前阵子朱由崧主掌阉党一案,初时明目张胆地收受贿赂,不是没有亲朋故旧拜到他这个英国公面前,想让他这个在朝堂上的常青树去跟朱由崧这个福王世子愣头青说上几句好话。

他当时都一一推脱了,为此好像还在外面落下了个不近人情的名声,更有甚者,说什么他这个英国公、大都督畏毛都没长齐的福王世子如同老鼠见了猫,花猫见了黄狗,黄狗见了主子......

流言蜚语如此不堪入耳,想到此处,张维贤两眼一眯,手上一用力竟掐了颌下的一缕胡须下来。就算如此,他也没有改过主意,朱由崧的身份太敏感了,常人避之尚且不及,又怎会主动贴上去。

后来朱由崧把他的小本本交给了皇上,当初那些走他英国公这条路没走通的人,无不一阵庆幸,他这个不近人情的英国公又变成了铁面无私,当初的老鼠见猫的言论也自然被明察秋毫,思虑甚远所代替。可是人们也难免产生他这个英国公跟福王世子***的遐想,他必然知道一些内情,如若不然,当初他这个英国公为何拒绝的如此果决呢?

想到此处张维贤就一阵牙疼,虽然他从不主动招惹这个福王世子,可是朱由崧这厮却似没有一点政治觉悟,朱由崧就像是盯上了他一般,但有机会便会来国公府打秋风,难道我国公府的饭食还能比得过十王府的不成?

难道这厮不知道当年他爹福王在京中闹得是何等的天崩地裂吗?此次他进京,一待就是半年,时间如此之久,而自己又为京营大都督,主掌京营,一个亲王世子,一个京城兵权在握的英国公,难道这厮就不知道什么叫做避嫌吗?

张维贤咬牙切齿地心中暗忖,此刻他真的怀疑朱由崧这个福王世子被养在王府之中给憋傻了,这点政治嗅觉都没有吗?那群乱嚼舌根的御史言官们的奏章上指不定把他们说成什么样子了呢!就不怕当今天子猜忌吗?

张维贤神游天际中,他孙儿张世泽站起身说道:“爷爷,世子已到了府外,咱们还是见上一见吧,不然双方颜面俱不好看。当初他来我国公府上,您与我父亲均借故不见,那世子也不觉没趣,硬是在府上吃过饭才走,现在世子圣眷正隆,又身为皇亲,代表皇家颜面,再不见面,只怕不妥。”

张维贤闻言点了点头,张世泽见状忙吩咐道:“快请世子进府!”

“慢!”张维贤说道:“福王世子身份尊崇,咱们爷仨一块去迎一迎!”

说话间,又一位下人秉道:“老爷,世子已经到了前堂了。”

张维贤眼角抽搐一下,勉强道:“好,我这就去见他!”

等三人到了前堂,只见锦衣玉带,面冠如玉的朱由崧大大咧咧地坐在梨花木椅上,悠然自得地饮着茶,已然到了国公府前堂。

英国公张维贤抱拳道:“不知世子前来,尚未远迎,恕罪恕罪。”

朱由崧忙站起来还礼,而后向前几步热络地拉住了英国公的一只手,用地的摇了摇,张维贤想把手抽回来奈何朱由崧攥得太紧,只得作罢。

朱由崧满脸堆笑道:“老国公近来身体可康健?”

张维贤不冷不淡地回道:“尚可。”

朱由崧打了个哈哈,也不纠缠,又挨个去摇张之极和张世泽的手,英国公三代男主人的手被他摸了个遍,又寒暄了几句,这才心满意足地落座。

张之极的养气功夫传承自张维贤,宠辱不惊,面色不变,只是心中也是阵阵狐疑:“这世子是什么毛病,为何见面就摸人手,我与他有这么熟络?”

张世泽与朱由崧年纪相仿,到没那么多心思,只是绕有兴趣地看着朱由崧这个风头正劲的福王世子,猜测着他的来意。

张维贤甫一落座,便开门见山道:“不知世子光临寒舍,有何要事?”

朱由崧答道:“不瞒国公,方才我与皇上在暖阁闲坐,京营中传来消息,说是京营中匠营出了些事情,特遣我过去查办。”

张维贤闻言心中一紧,腹议道:“莫不是这个福王世子查到了些什么,想要攀咬到我的头上,想借此让我改立门户?”

心中如此猜测,张维贤还是面不改色道:“哦?不知世子查到了什么?”

朱由崧苦笑道:“我刚从宫**来,便径直来拜访国公了,说来有些难以启齿,此次前来是想让国公陪我一道去的。”

张维贤心中暗道:“难不成他要卖我一个人情?匠营都是些匹赖的工匠,能出多大事情,就算打杀几个又有什么打紧。这能有什么人情?”

朱由崧见张维贤不说话,便解释道:“不瞒国公,虽然我挂着一个京营总思政的名头,但是我对这京营尚不熟稔,怕独自前去闹出什么误会。此次前来也不是非要邀国公前去,天时正值寒冬,怎敢劳烦老国公奔波,只希望国公遣一人与我同去,其中门道还需他来指点。”

朱由崧这说的倒是实话,这时节军中山头太重,尤其是京营当中,充斥着京中达官贵人的子系亲朋来刷资历。如果他这个对京营一知半解的小白一头扎进去,只怕有诸多掣肘,想要查案也是事倍功半,远不如找一个熟稔京营事物的人从旁指点绕开这些弯弯绕,来得方便快捷。

最新小说: 杨家后宅(全) 小说很黄很刺激 唔啊粗啊用力 侯府珍珠丫鬟 朱竹清x你 军花好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