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笔趣阁 > 穿越历史 > 大明有闲王 > 第142章 两人转变

第142章 两人转变(1 / 1)

此时正值隆冬,再加上大明现在小冰河时期的加持,这西伯利亚的冷空气一吹,只觉天气阴寒彻骨,寒风凌冽尤胜往昔。

朱由崧抬头望了一眼天上惨白的太阳,却不觉灼目,夏日能把人晒脱皮的阳光此时已经绵软无力,晒到身上也感觉不到一丝暖意。

朱由崧叹了口气,心思有些沉重,他毕竟不是原来那个四肢不勤五谷不分的福王世子,拥有后世的灵魂再加上这大半年来的所见所闻,他自然知道这个冬天并不好过。如此寒冬,有吃的还好,如果没有食物给身体提供热量,无米下锅的穷苦人家就会饥寒交迫,被活活冻饿而死……

朱由崧根本不敢去想历史上大明未来几年经历的事情,未来几年大明的光景会越来越差,南涝北旱,饥民遍地,外寇入关,硝烟四起……

“乱世啊,乱世……”

头戴锦帽,身披貂裘的朱由崧慢慢地踱着步子,又想起前些日子出城去打猎经历的事情,心中莫名一沉。

当时他一时兴起出城打猎,经过难民搭的窝棚区的时候,才真正感受到什么叫做哀鸿遍野,礼崩乐坏。此时大明还没有到达历史上最严峻的时候,可是城外已经出现难民的影子了,随行的人说了一句话,难民年年有,只是人多人少的区别罢了。

当时映入朱由崧眼帘的是面黄肌瘦的人群,遍地都是,寒冬腊月就住在这些四面透风的窝棚里,靠着城里几个善人支起来的粥棚,勉强度日。

人多粥少,人们是熬不下去的,所以这里也是有妓馆的,只不过没有城里的风花雪月,诗酒琴茶,就在四面透风的窝棚里办事,一次只要三文钱!一个肉包子的价钱!

城里风月坊的人在人群里挑选模样俊俏的小姑娘,选好了之后就会把姑娘的裤子扒了检查是否是完璧之身,甚至宫里都来了一个公公选那些年龄不大的小男孩……孩子的父母全都没有不舍,反而充满了感激,不管将来孩子过得怎么样,至少能活下去。

哀鸿遍野,易子而食,质妻卖女……文字总有记录不到的东西,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朱由崧觉得自己到死都不会知道这几个词的沉重感。

仓禀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这句话朱由崧知道,之前也仅限于知道,当他见识了难民区的乱象后,他才知道这句话背后隐藏了多么沉重的东西,到那时,他才真正的理解了朱由检。明白了他为什么那么激进,知道了他为什么那么偏执……

望着眼前的宫门,朱由崧握紧了手中的尚方剑,暗下决心:“总要做些什么啊!”

出了宫门朱由崧忽的一愣,他看到他那座豪华的车轿旁伫立着一位妙龄少女,穿着一件大红色御赐飞鱼服,只是脸颊上雪嫩的肌肤被冻得通红,一阵阵淡淡的白雾随着她绵长的呼吸自她挺翘的琼鼻间溢出。

杨雪宁这小妞竟然没走?

往日间杨雪宁可不会乖乖地等着朱由崧,往往都是先行一步,美其名曰:为他开路!今天是怎么回事,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朱由崧心中好奇之余,两眼一眯凑了过去。美好的事物总能给人带来一些好心情,长的漂亮的女人同样如此。

走到近前,朱由崧紧了紧衣领,一双星眸已经眯成了一条缝,可谁知他刚要张口说话,鼻头冻得通红的杨雪宁吸了吸鼻子,径直转过身子去安排人手了。

杨雪宁习惯性地再一次避过了朱由崧,心中滋味却不同往日,只觉得心中多了一丝怪异之感。

她还围着朱由崧强套在她脖子上的貂皮围巾,光滑的貂绒不时划过杨雪宁雪嫩的脸颊,杨雪宁心中那种怪异的感觉却越来越盛,与此同时脑海中便出现了朱由崧那副贱兮兮的模样,总是挥之不去。

或许连杨雪宁都没有发觉,她之前对朱由崧的冷淡并不仅仅是因为朱由崧是她眼中的国之蛀虫。虽然她对朱由崧的“百般示好”总是冷面相对,对朱由崧的种种作为也是嗤之以鼻。可是她毕竟不是新时代女性,她生在大明,长在大明,大明的风俗已经烙进了她的骨子里。

在她的潜意识中,朱由崧乃是皇族中人,含金匙而生,自幼锦衣玉食,不知人间疾苦。虽说国朝已延续几百年,皇族宗室遍布天下,也不稀奇,可是朱由崧却是福王世子,福王又是当今天子的亲叔叔,崇祯帝兄终弟及继位大统,他这个天子堂兄,血统是正的不能再正,天生高人一等。

而她呢,在父亲锦衣卫的身份没有公开之前,她自幼跟随师父习武,学成后又在江湖中四处闯荡。

虽然在江湖中闯出了些名号,但是这些名号在当今权贵眼中,却是一文不值。

不仅如此,他们这些所谓“除暴安良,劫富济贫”的侠士。在朝廷眼中,也就仅次于落草为寇,拦路劫道的绿林盗匪了,同样是社会的不安定分子,“以武犯禁”在哪个朝代都是上不了台面的东西。

他们一个天潢贵胄,一个江湖儿女,完全就是两个世界的人,若不是当初在洛阳时的阴差阳错,一辈子都不可能有什么交集。

身为皇家贵族,却总是一副玩世不恭的贱样子,还总是晃到她眼前来讨嫌,若不是看他星眉朗目还算顺眼,早就一刀砍了他的狗头了;堂堂大明世子偏偏没有世子的样子,也不端着皇家贵胄的架子,跟街头甩着鼻涕踢毽子的小屁孩也能玩到一块儿去……

想到此处,杨雪宁“噗哧”一声,笑出声来,头一次觉得这个整天像苍蝇一样围着自己转的福王世子好像也挺有趣的。

杨雪宁不知道的是,当一个女人开始对一个男人感兴趣,以后她还舍不舍得像初次见面的时候,想要把朱由崧断子绝孙,那就要两说了。

朱由崧可不知道杨雪宁的心思,自以为凑了一个没趣,但他却不觉尴尬,显然对杨雪宁这般态度早已习以为常。

再说像他这种脸皮的人,根本不在乎杨雪宁这样的漂亮姑娘,是拿脸对着他,还是拿后脑勺对着他,区别不过是让他看胸,还是看屁股罢了。

杨雪宁走了以后,胡天德和孙长志两个狗腿子才有机会迎上来,朱由崧把尚方剑递给胡天德,吩咐道:“接着,咱们去请英国公。”

尚方剑!先斩后奏,如帝亲至的尚方剑!

胡天德把尚方剑拿在手中,定睛一看,差点眼珠子给瞪出来!作为锦衣卫千户,胡天德还是有点眼力劲儿的,毕竟明朝自万历之后尚方剑泛滥成灾,胡天德还是有幸见过一次,见到朱由崧把民间盛传的尚方宝剑随手扔给了他,一口气没捣过来,脚下一软差点跪到地上。

这代表着圣上亲至的尚方剑那是能随便交给别人的吗?就算不用三牲祭天,六畜飨祖,那也应该黄绸玉匣,香薰暗格好生保管才是啊!

“世子,这……这个……”

朱由崧闻声回身问道:“怎么了?”

胡天德咽了一口吐沫,忐忑道:“世子这柄宝剑是——”他故意拉出长音,却不敢把尚方剑的名字说出口。

“这柄剑就是尚方剑,京营出了些事情,皇上特许我先斩后奏,所以就把这剑赐给我了。方才我观摩了一番,工艺倒是十分精湛,你好生照看,这可是皇上御赐之物,不能有所损坏!”

此去京营,路途有些远,来时坐的轿子自然是不能坐了,朱由崧说完翻身上了一匹良驹,丝毫没有把尚方剑收回去的意思。

胡天德见朱由崧没有丝毫犹豫之色,当下也不再为难推脱,只当朱由崧对他信任有加,自然他不知道朱由崧把尚方剑交给他最主要的原因,是因为朱由崧嫌弃带着这柄尚方剑实在是极为不便。

朱由崧他本就马术不精,现在骑的马还是一匹温顺的小母马,如果带上了尚方剑就只能单手持缰。常人骑马一手持缰一手握鞭再正常不过,可是这个动作对于现在的朱由崧来说,还是有些超纲的。

最新小说: 杨家后宅(全) 小说很黄很刺激 唔啊粗啊用力 侯府珍珠丫鬟 朱竹清x你 军花好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