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笔趣阁 > 穿越历史 > 大明有闲王 > 第140章 各怀心思

第140章 各怀心思(1 / 1)

若是平日间朱由检想指使朱由崧去办一件事情,就算是费尽口舌,说不得朱由崧还要推三阻四不想去。

在朱由崧眼里,朱由检这个兄弟尚未成年就已经脱单,已经成婚不说,小周儿这个弟妹贵为皇后,偏偏还年纪尚幼,朱由检这厮已经混成了玩养成的高级玩家,他却还是光棍一个,难免心里不平衡。

况且今天已经是腊月二十七了,若是事情不顺利,说不得年三十的年夜饭都吃不上。

平日的朱由崧是打死也不会接这个差事的,可他好死不死的还身兼了一个京营总思政的差事,现在位于京营当中的匠营出了问题,他还真的逃脱不了干系。

朱由检贵为天子,不能随意出京,他走不了,如果朱由崧还推脱的话,英国公的这个京营大都督也是可以办这件差事的。可是匠营已经单独成营有些日子了,这些日子里,好多工作已然开始着手,如果贸然派个外人插手,难免有些不宜让人知道的秘密会泄露出去,所以只能他这个福王世子走上这一遭了。

朱由崧手持尚方剑心中一叹,不免腹议道:“大过年的还要加班,挂个名就要干活,真真的吃亏,总思政这个职位朱由检连个俸禄都不给,都说皇帝不差饿兵,却专门坑我这个堂哥,每次都是白跑腿……”

至于尚方剑,朱由崧倒是没有什么感觉,他估计是朱由检现在这个时间给他安排差事,心里也有些过意不去,所以才会赐他一方宝剑,增加一些所谓的仪式感和荣誉感,平息一下他心中的怨气。

朱由崧对手中的尚方剑没放在眼里,可是在一旁戳着的黄立极却是着实震惊了一把,代表天子皇权的尚方剑被赐给朱由崧这么一个藩王世子,这种震惊可比什么匠营一个工匠受辱要来的直接!

这可是尚方剑!怎么能给一个藩王世子!

可惜黄立极终究不是杨涟之辈,骨子里的基因又有些软,不过就算骨头有些软,如果不是骨子里溜须拍马的基因作祟,今天怕也是要做个犯言直谏的直臣了!

盖因为在黄立极看来,若不是军政分离,处理匠营这么一个小小的案件,派个大理寺的主事过去都显得小题大做,现在不仅福王世子亲自出马了,皇上还御赐了尚方宝剑!这又不是去斩京营的大都督英国公,用得着这么兴师动众吗?难不成因为一个小工匠的案子,还要大肆诛连吗?这京营可是皇上在京的根基所在啊!

黄立极纵然是饱读诗书的内阁首辅,眼界也不算狭隘,但是一个古人的见识,怎么能赶得上他眼前这两个拥有着后世灵魂的家伙?

当然这不是说黄立极的学识不如朱由崧二人,而是因为时代的局限性,让他的见闻不如朱由崧二人。

毕竟现代人身处信息爆炸的时代,一个月接收的信息量说不得比古人一辈子都要多,而且这两人还很荣幸被几千年古今中外经验学识浇灌了十几年,没有辍学。

因此,黄立极自然也想不明白这个匠营有什么特殊之处和重要作用,朱由崧这个亲王世子亲自出马不说,竟然还御赐尚方剑!等消息传来,这件事怕又是一场风波了……

黄立极暗下决心,下去要好好查一查这个匠营了,这么一处重要之地,以前竟然没有耳闻。要不是这次机缘巧合,我恰好在此,怕是只知道皇上原来抽调工匠组成匠营,却不知道这个匠营在皇上心中地位如此之高!

黄立极原本不重视什么匠营,待他现在见到朱由检为此大发雷霆,终于知道了这个匠营不是什么普通之处,匠营里面一个小工匠的事情,竟然能直达天听,还惹得一位亲王世子手持尚方剑亲自去查问,这简直闻所未闻!

屋中几人心思各异,不过朱由崧既然决定接手匠营此事,也不拖沓,有外人在场,朱由崧也不好表现得太随意,遂抱着尚方剑朝朱由检恭恭敬敬地行了一礼,出了里屋。

到了外屋,朱由崧的步子忽的一顿,想到屋外犹如剔骨刀一般的寒风,朱由崧轻咳一声,给朱由检使了个眼色。他的越冬装备进宫前给了杨雪宁,现在要是光着脑袋出去,被冷风一吹,说不得就要拖着两条大鼻涕过春节了。

还没待朱由检回应,朱由崧就本着有啥别有病,没啥别没钱的原则,伸手把在衣帽架上朱由检的狐裘貂帽取了下来,给自己穿戴起来。

朱由检对朱由崧的“无礼”的举动早已习以为常,见此也只是摇了摇了头见怪不怪了。

世上的傻子很少,但是人精却不少,黄立极也是个人精,他见到朱由检正在气头上,知道此刻不是请教问题的最佳时机,找了个借口也跟着朱由崧遁出紫星阁。

甫一出门,屋外的冷空气便扑面而来,激得黄立极打了个冷战,只感觉寒风顺着领口往衣服里钻,黄立极赶紧紧了紧了衣领。

他与朱由崧前后脚出来,此时朱由崧正站在殿外的过道上,一身皇家名贵皮草把自己裹的严严实实,站在一处背风向阳的位置眦眯着双眼打量着手中的尚方宝剑。

此时,剑已出鞘!

只见这位福王世子用拇指在试了试剑刃的锋利程度,好似颇为满意的点了点头,手中抖了一个剑花,这才心满意足地将剑入鞘。

人在宫中,黄立极本不想私下跟朱由崧产生什么联系,毕竟大明朝几百年的规矩就是这样定的,皇上最是忌讳朝臣与诸藩私下产生什么联系。

可是黄立极还是腆着脸走了过去,跟朱由崧见了一礼。

朱由崧这个福王世子这半年来在京城中的表现满朝文武有目共睹,当今圣上根本就没有提防这个堂兄,也丝毫不忌惮这位仁兄当年在京城闹得满城风雨的父亲老福王,。

身为内阁首辅,他看到过诸多弹劾朱由崧的奏折,内阁最初的票拟也是赞同让这个福王世子赶紧滚回封地,可是这样的奏折只要到了皇上的御桌上,全都是石沉大海,了无音讯。

久而久之,他们也不做这个恶人了,明眼人都看得出来,皇上待见这个福王世子,不想让他离京。像黄立极这种惯会见风使舵的人,自然也不会触朱由检的霉头,惹他不高兴。

今天,朱由崧这个福王世子还被御赐尚方宝剑,这样的殊荣可真真的让黄立极好半天没有缓过神来。

不过这也恰好也印证了黄立极心中的猜想,这位福王世子跟皇上的关系真的是不一般啊。无情帝王家可不是说说的,黄立极坐在这个位置上,见惯了皇家勾心斗角,两面三刀的事情,像朱由检这般对一位亲王世子毫不设防的皇上还真的头一次见。

黄立极心中一叹:“朱由崧这个世子,未来不可低估,他与其他豢养在封地中的亲王世子根本没有可比性。”

当然了,黄立极跟朱由崧见礼自然不是专门来拍他马屁的,他被通知这件事弄得焦头烂额,这位跟皇上关系密切的世子,说不得知道一些东西,可以给他解惑。皇上正在气头上,眼下只有求教这位福王世子了。

最新小说: 很肉的禁忌乱文 被塞玩具出门文 岳妇的奶水 自习课被后桌 性经历小说 新婚大yin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