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笔趣阁 > 穿越历史 > 万界武帝 > 第三百七十章 身为人师

第三百七十章 身为人师(1 / 1)

大秦皇城,阵师公会大厅。

“虾兵蟹将倒了,该轮到乌龟王八了。”

牧天嘴角扯着,目光挑衅地看着王安东。

“小子,你找死!”

被说成乌龟王八,王安东顿时狂怒,低吼一声,一步踏出,四周阵法跟着震动起来,气势惊人。

“你还不错,借助阵法之力,几乎有地灵强者的力量了。”

牧天感受到强烈的波动,却是并不慌张,反而淡淡一笑。

王安东的阵道造诣,显然要比之前的几名阵师武者高出许多,对元阵的调动,也比几人要熟练得多。

但即便是这样,比起牧天对元阵的绝对控制,还是要差了很多。

“来吧。”

牧天淡淡一笑,极为挑衅,丝毫没有把王安东放在眼里。

“找死!”

王安东狂怒不休,暴喝一声,一双眼睛都透出腥红之色。

他是阵师,向来自视甚高,从来没有任何人,敢在他面前如此张狂。

“住手!”

但就在此时,大厅内堂之中,一道低沉之中透着威严的声音响起,响彻在大厅之中,如同雷震。

“师尊!”

王安东听到这个声音,显然十分熟悉,惊骇一声,全身气势随即消散。

“师尊?”

牧天目光微微一凝,难道来人是大秦阵师公会会长时岳?

而在这时,一名白衣老者缓缓从内堂走出。

他须发皆白,身材有些矮小,但全身却是透着一股不怒自威的森严,一眼看上去,令人不禁望而却步。

他,不是别人,正是大秦阵师公会会长,时岳!

皇城之中的人都知道,有两个人最是护短,一个是皇城不败之剑独孤一锋,一个便是这位阵师公会会长时岳。

所以当时岳得知,自己的弟子花不易死在牧天手上,便近乎疯狂的,要将牧天置于死地!

“不知前辈大驾光临,晚辈时岳有失远迎,还请前辈海涵。”

时岳缓步而出,却是根本不管王安东,而是远远地向着雪无后深深一躬,恭恭敬敬。

“这……”

王安东看到这一幕,不禁呆住,完全说不出话来。

雪无后到底什么身份,竟让师尊时岳行如此大礼?

时岳在大秦地位极高,即便是在秦皇面前,也都是从容自若之态。

怎么见了雪无后,竟让这位高高在上的阵师公会会长,变得谦卑起来?

雪无后一直跟在牧天身边,一口一个师兄叫着,分明是后者的随从。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王安东的大脑已经完全转不过来了,糊涂一片。

“时岳贤侄,难得你还能认出老夫,不枉我以前那么疼你,哈哈哈。”

雪无后大笑起来,在他的眼中,时岳确实只是一名晚辈。

大约六十年前,他和时岳的师尊是好友,那个时候时岳还在阵师公会打杂呢。

而且,正是雪无后慧眼识珠,看出时岳的阵法天赋,将其推荐给其师尊,这才有了现在的会长时岳。

毫无疑问,雪无后对时岳有知遇之恩。

没有当年的雪无后,就没有现在的时岳!

“前辈说笑了。”

时岳走了过来,脸上挂着笑,说道:“前辈于我有知遇之恩,晚辈时刻铭记,没齿不忘。”

说着,他目光谨慎地在牧天身上扫过,心头疑惑,后者和雪无后到底是什么关系。

“那就好。”

雪无后哈哈一笑,倒是完全不客气,说道:“既然是这样,那我牧师兄和你阵师公会的恩怨,就到此为止吧。”

“到此为止?”

王安东惊讶一声,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雪无后。

杀徒之恨,深仇大怨,怎么能说算就算?

你雪无后是什么人,什么身份,简单一句话,就想让时岳放下如此大仇?

“敢问前辈,牧天和您是什么关系?”

时岳倒是没有太大反应,但脸色明显低沉了许多,沉默片刻,沉沉开口。

“牧天是我师兄。”

雪无后见时岳没有直接应允,不禁眉头皱起,冷冷说道。

“前辈这是在说笑吧。”

时岳赔笑,说道:“前辈何等身份,牧天不过一少年,怎么可能是前辈的师兄?”

“老夫像是在说笑吗?”

雪无后脸色更为低沉,冷冷反问。

他没想到,时岳表面上恭恭敬敬的,实际上却是完全不把他放在眼里。

如此的对恩人没齿不忘,真是让他大开眼界!

“前辈,牧天于我有杀徒之仇,我若是没有任何作为,我的诸位弟子,会如何看我?大秦阵师公会的阵师们,又会如何看我这位会长?”

时岳眉头皱起,不再去计较雪无后和牧天的关系,而是沉沉说道。

“这么说,你是不愿意给老夫这个面子喽?”

雪无后岂会不识趣,目光一沉,面色变得冰冷起来。

且不说他的强势是否有问题,时岳的反应,已是让他心若寒冰。

没想到,自己当初看中的人,竟是一只白眼狼!

“时会长,你这么大的人物,还会在意别人怎么看你吗?”

这个时候,牧天突然冷笑一声,一脸冰冷地看着时岳。

“小子,你这话什么意思?”

时岳这么大年纪,什么人没有见过,早就是人精了,岂能听不出牧天的话外之音,一张老脸冷若寒冰。

“你的那名弟子是什么货色,你应该比我更清楚吧。”

牧天嘴角扯起一抹冷笑,再无顾忌,说道:“这些年来,有多少无辜性命,惨死在他的手上,你难道不知道吗?”

“像他这种吃人的恶魔,你却收为弟子,这不是为虎作伥又是什么?”

“你这位阵师公会会长,连这么肮脏的事情都做了,难道还有在意别人怎么看你吗?”

时岳脸色阴沉得几乎滴血,一双眼睛如毒蛇之信,死死盯着牧天,许久之后才说道:“小子,花不易如什么样的人,用不着你提醒我!”

“他就算做错了什么,那也应该由我来惩罚,还轮不到你!”

“我不管你为什么杀他,我只知道,他死在了你的手上,我身为人师,就要为徒报仇!”

花不易的所作所为,他早就清楚,但在他看来,那些死在花不易手上的人,跟蝼蚁没有什么区别。

尤其花不易还是一名天赋卓佳的阵师,若是因为几条人命就责罚他,岂不是让手下众弟子寒心吗?

“好一个身为人师!”

牧天目光陡然一沉,眼中迸射冷冽的寒芒。

他原本以为,时岳身为阵师公会会长,至少会稍微讲点儿道理。

却没想到,这个老师,比弟子更混蛋!

这可真是应了那句老话,有其师必有其徒!

老师都能说出这样的歪理邪说,还能指望弟子好到哪儿去?

最新小说: 美人神棍 无敌修仙在校园 开挂小医仙 女主,你够了! 娘娘又催眠后宫了 尸香门第